相关文章

成都小伙花150万留学回国炒火锅底料,值不值?(图)(3)

记者对话党海峰:留学归来搞火锅,我觉得值!

5年多时间出国留学,学的是经营与组织学,回到成都原来可以当个“白领”,党海峰最终却“转行”创业,炒起了火锅底料。这种反差一时让家人和同学形成了不同的观点。

作为一名“海归”和成熟男士,党海峰“转行”他到底是怎么考虑的?会面临怎样的压力?记者就此与党海峰本人对话。

筹备“慢煮”的党海峰

记者:当时怎么想到去留学?

党海峰:这要从我的家庭说起。我母亲原来是成都一家国营百货公司的营业员,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改革大潮劲起,她辞职干起了个体。我父亲当时也是下海中的一员,干过出租、跑过广州倒服装。他们俩辛苦了20多年,有了一些积蓄,希望我长大后能有一个安定的工作。

2008年,我高中毕业,虽然已考上了大学,但没有读到理想的大学,于是决定到加拿大去留学。我表达了愿望后,他们给予全力支持。

记者:5年时间下来,在加拿大留学期间,大致花了多少钱?

党海峰:加上学费、生活费,前后大致花了150万元左右。

记者:在一般人看来,“海归”回国后都愿意当“白领”,你为何要辞职,自己创业炒火锅底料?

党海峰:我对吃的东西很感兴趣,回来后也到一家火锅餐饮连锁企业作财务助理,也算是一个“白领”。但我不太喜欢那种按部就班的工作模式,后来辞职,自己创业做一些与成都人相关的吃的东西,就是现在的“慢煮”火锅底料。

记者:你留学期间,也有不少花费,回来却“转行”,父母当时持什么意见?

党海峰:我母亲最开始是想我留学加拿大后,最好能留在当地工作、安家、生活,后来她觉得国内发展形式很好,回国也不错,但希望我能在大公司当个“白领”或者考个公务员。当听说我要自已创业卖火锅料,父母当时有些接受不了。看到我很坚决,还到重庆学习技艺,他们态度慢慢有所转变,现在很支持我们了。

记者:周围的人怎么看待你的这种“转行”?

党海峰:我周围的人,他们有的支持,有的反对。比如在我的亲属中有些人认为,我在加拿大学习了5年时间,回国“转行”干的却是高中生也能干的事,既浪费了时间,那150多万的留学费用就像打了水漂。但我的中学和大学同学大多数都“挺”我,他们认为,年轻人就该去试试,不去做如何知道能不能成功?如果不成功了,至少也可以对自己说,我努力过。对于留学花费,也有同学说,钱是可以挣回来的,可青春的拼劲却是一去不返。这些话也让我感到很温暖,也给了我动力。

记者:你本人如何看待亲友之间这两种不同的观点?

党海峰:也许我们这代人比较在乎体现自己的意愿,如果自己的工作是乐意的,就是辛苦一些,内心也是快乐的。况且现在这个社会,生存并不难,难的是如何将自己的想做的事做到一个更高的水准或者更大的规模。

就大家关心的留学费用而言,从表面上看,我现在选择的职业好象更多的体现在回国后学来的技术,看似与留学没有关系,但从另一个角度讲,两者是紧紧相连的。在加拿大读书期间,无论是在校学习还是打工挣钱,我从不同的渠道学习、感悟到了一些先进的理念,培养了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。同样是餐馆,别人的先进管理和服务理念就是不一样,这都为我今后干餐饮有所帮助。不出去见识世面,不会有这种收获的。

我也知道父母的钱来之不及,在我准备自己创业时,父母也曾十分担心,我告诉他们,现在我还年轻,还有创业的冲劲、动力和身体,如果不去做,也许有一天我真会后悔。现在慢煮火锅已起了步,虽然父母当初为我留学花了钱,但我觉得值得。